全國人大代表、香港特區立法會議員田北辰稱,兩會上要提交“設內地自由行旅客數上限”議案:設定49個內地城市每年自由行訪港旅客人數的上限,維持每年mSATA增長率在3%至5%之間。田北辰說,調控自由行,是給香港一段提升接待能力的時間;對於“驅蝗運動”,全國人大代表、香港前立法會主席範徐麗泰想告訴公眾,絕大部分港人沒有“驅蝗”心態。
  ■ 背景
  數據顯示,去年近5430萬人次旅客訪港,其中內地旅客占七成半,超40婚禮顧問推薦00萬人次,同比增長16.7%。由此引發“奶粉限購”、“驅蝗運動”(少數極端港人把內地游客稱為蝗蟲)等事件。
  ■ 同提問答
  1、新京報:你覺得“設內地自由行旅客數上限”襯衫能解決問題嗎?
  田北辰:我通過幾個渠道做了調研,很大部分香港市民支持,認為自由行的規模需要調控。我的建議都不是永久性的,自由行發展得太快了,超過了香港的接待能力。只是希望通過調控,給香港一段提升接待能力的時間,問題就能解決。
  馬逢國(全國人大代表、香港立法會議員):自由行是2003年,中央政府為配合香港需求、發展香港經濟,推出來的。但是,港區政府沒有預見到自由行的規模和發展,沒有應對,才出現了現在的局面。
  王敏剛(全國人大代表、剛毅(集團)有限公司董事長、香港實業家):沒有自由行,香港的經濟就垮了。香港是個自由市場,自由行沒有必要限制。
  2、新京報:去年一個內地小孩在香港地鐵里吃東西,結果引發罵戰。到香港的其他國家旅客肯定也有所謂的不文明行為,也會引發罵戰嗎?
  田北辰:在地鐵吃東西有錯嗎?看法不同而已,沒有對和錯。但其他國家的游客不像自由行的規模這麼大,時間也沒有這麼集中。那些採取極端行為、參加罵戰的港人不是特別針對內地人,只是自由行規模太大,不文明行為就顯得相對多了。
  馬逢國:上世紀80年代,在外國的機場,最吵的一般都是香港人,這是不是也是不文明?罵戰要從多角度分析。有些港人原來有高高在上的心態,但現在掉下來了;有些香港人還延續了殖民地價值觀;還有些香港人對內地人仍是過去的固有的看法。
  王敏剛:現在有的人、有些國外的機構,刻意分離內地和香港的感情,試圖滲透香港的政治生活。一些香港媒體起了不好的作用,炒作、誇張,推動了事件發展。
  本版採寫/新京報記者 王姝
  範徐麗泰 到港自由行人數很難說怎麼限制
  對話人物:範徐麗泰,全國人大代表、香港前立法會主席
  新京報:現在是否應該對自由行加以限制?比如限制到港人數?
  範徐麗泰:自由行的人數很難說怎麼限制,限制在什麼地方?限制多少人才合適?這是個需要研究的問題。
  新京報:應對越來越多的內地游客,你認為香港除了限制人數這種方法外,還可以做什麼?
  範徐麗泰:香港資源有限,大量內地游客進入,會對港人生活造成一些壓力,所以有分歧有摩擦,這很自然。如果香港認為現在的安排、接待能力不足,就應該改進,增加酒店、商場、景點等等,而不是罵內地游客。香港是自由交易的市場,游客來我們歡迎,但也要讓游客感覺到方便。
  新京報:近年來內地和香港發生了很多不愉快事件,比如奶粉限購,去年稱過一段就放開,但到現在還沒放開。
  範徐麗泰:奶粉限購這個政策本身就有問題。香港特區政府應該保證的是香港媽媽對奶粉的需求,而不是說,不讓別人來買奶粉,其實多一點人買我們的奶粉,我們有什麼損失呢?只有好處,增加我們的經濟收入。所以,(限奶令至今沒放開)我個人很失望。
  新京報:導致內地和香港矛盾,比如“驅蝗運動”的根本原因是文化差異嗎?
  範徐麗泰:不是不是。首先要大家明白一點,絕大部分的香港人完全沒有“驅蝗”的心態,這是網上的一些“憤青”做的事情,對香港的聲譽、國際形象是有害的。希望內地的朋友瞭解,香港同胞不是這樣子,這隻是非常小的一撮人做出來的事,也是不應該做的。他們要發泄他們的情緒,但情緒不應該發泄在游客身上。
  新京報:為什麼這種事情會在香港發生?
  範徐麗泰:我對這件事非常遺憾。我們應該對內地同胞表示抱歉。很多香港人也曾經移民到溫哥華,把當地的房價炒上去了,當地人也有意見,可是並沒有粗暴地對待外來移民。
  新京報:你認為在自由行問題上,香港政府需要做哪些準備?
  範徐麗泰:香港原來有優勢,在經濟、管理各個方面都和國際接軌。但現在不是只有香港才有這些優勢,新加坡、上海也在和國際接軌。原來的優勢在消失,香港需要挖掘新的優勢。
  看版看圖看視頻,新京報兩會新看法。
  本版採寫/新京報記者 王姝
  田北辰 擔心“星火燎原”建言自由行限額
  對話人物:田北辰,全國人大代表、香港特區立法會議員,香港新民黨副主席。  新京報:不少人反對“設內地自由行旅客數上限”,你還會提這個議案嗎?
  田北辰:反對和怨言的聲音很多,我知道。可我還是會堅持。
  新京報:堅持的理由是什麼?
  田北辰:香港人口只有七八百萬,可現在自由行的人數達到2700多萬。最近香港地鐵、商場經常發生矛盾,極少數人還採取“驅蝗運動”等極端行為。
  未來,高鐵要開通,港珠澳大橋要建成,會有更多人來香港。我擔心星火燎原,今天是極少數人(有極端行為),以後會不會越來越多?
  新京報:驅蝗運動的發起人已經道歉了,雖然道歉是象徵性的。
  田北辰:大多數香港人譴責“驅蝗運動”,因為這對香港聲譽有影響,城市的名聲如果臭了,港人不能接受。道歉正是在這樣的壓力之下。
  新京報:談到“驅蝗運動”,會讓很多人想起“雙非兒童”、“奶粉限購”。
  田北辰:“驅蝗運動”並不是一些香港人特別針對內地人,“雙非兒童”同樣如此,是個規劃問題。“奶粉限購”是因為一些內地媽媽不放心內地奶粉的質量,內地的食品安全質量有待提高。
  新京報:有內地網友提出,中國人在自己的土地上不應受到限制。你的議案是否考慮過內地民眾的感受?
  田北辰:如果內地的網友到香港逛一逛,實地深入感受,也許也會贊成我的觀點。我的議案是從香港、內地雙方角度出發,並不是只幫助香港人。主要目的不是要限制,而是調控一下自由行的規模。
  新京報:可否透露一下議案的具體細節?
  田北辰:比如其中一個建議就是港澳通行證的期限,現在是在通行證有效期內,什麼時候來香港都行。可很多內地人都是在假期等幾個特定時間來,香港怎麼接待?如果縮短期限,協調一下人流問題,不那麼集中,會不會好些?
  新京報:你認為香港政府是否對自由行的迅猛發展有所準備?
  田北辰:自由行2003年就開始了,可此前政府沒有預見性。過去十年,內地經濟高速發展,自由行人數激增,可香港的基建和商業規模都沒增加,這就像一個人食道變大了,可胃沒有跟著變大,消化不了。
  新京報:現在的港區政府對此問題制定了哪些措施?
  田北辰:現在港區政府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,制定了擴建海洋公園、迪斯尼樂園,以及新建商場等規劃。
  本版採寫/新京報記者 王姝
(原標題:範徐麗泰 到港自由行人數很難說怎麼限制)
(編輯:SN064)
創作者介紹

hs26hsea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