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江蘇網11月18日訊(記者 郭蓓)南京新街口寫字樓里的吳小姐這兩天忙著收貨,但和多數人買的打折物品不同,吳女士敗了個某品牌零折扣“噴墨印表機”。現在很多單位都有打印設備,真正不行就出去打印,為何要買印表機?“幼兒園老師動不動就讓孩子交相片,少則一張,多則四五張,沒有印表機可怎麼使?”吳女士說出了實情。
  採訪中記者得知,吳女士的女兒剛上小班,自打開學後,為了孩子的作業問題她就沒閑著。“本想著上幼兒園,能多接觸些小朋友,可孩子是玩得高興了,我們家長跟在後面又是音頻又是照片,開始了艱難的作業生涯。”
  其實吳女士的情況並非個例。記者調查發現,如今大部分幼兒園都會給孩子留有一定的課外作業。從打印幾張照片設計成長相冊,到“樹葉拼畫”、“講故事錄音”、“蔬菜做動物”等等手工。都要在家長幫助下,或者基本要靠家長才能完成。而隨著越來越多的幼兒園小學化,幼兒園作業的負擔也越來越重。
  【說頻率】多數幼兒園半個月內一至兩次
  “太煩人了,我們才上了兩個多月就被要求交了4、5次。原料都是什麼廢舊牙膏盒、飲料瓶,這些物品,我們都是突擊採購。”韓小姐的女兒就讀於南京河西某優質幼兒園,可說到家庭作業,韓小姐卻笑不起來。“幼兒園還愛搞個突然襲擊,今天發個信息,明天或後天就要交作業。要是碰到單位工作忙,我們根本無暇顧及。”
  家住南京幕府西路的李小姐,兒子在山西路某幼兒園上中班。“我們就是畫畫和不停地準備東西,花草、籃球、炫彩棒……數不過來,太多了。”對於作業的頻率,李小姐表示,“最多隔一周吧,僅上周就佈置了三回,我們頭都大了。”而如此的高頻率作業,李小姐也坦言根本沒時間準備,“現在一聽到連續的短信息聲,就害怕。”
  【說質量】靠“輔助”才能優質完成
  餘先生近日也沒閑著,正忙著給剛上小班的寶寶做故事錄音。“老師要求,給寶寶錄個和家長互動講故事的音頻,孩子哪裡懂這麼多,弄得亂七八糟,還需要我們家長做後期剪輯,再傳給老師。”這對經常進行視頻操作的媒體人餘先生不算難題,但據餘先生表示,就因為這個作業,班裡很多沒有此“手藝”的家長,都在求救後援團。
  新街口寫字樓里的嚴小姐近日淘寶收了一臺“家用縫紉機”。現在連老人都很少在家做手工了,30出頭的年輕媽媽為何買縫紉機?“幼兒園老師要求孩子回家做手工娃娃,沒有縫紉機基本等於白搭。”
  記者註意到,關於做作業的輔助物品,小到彩色卡紙、貼花、蕾絲邊,大到印表機、封塑機、拍立得。沒轍,都是為了更好地幫孩子完成親子作業。
  【說意義】適度即可、意義不大……家長態度不一
  “適度的作業是很好的,可以培養小朋友各種興趣愛好和協作習慣。”採訪中,多數家長對於幼兒園佈置的親子作業,還是持肯定且積極配合的態度。僅個別家長表示了不贊成且“無視”的態度。孩子明年才上小班,但對於周圍同事利用上班時間幫孩子做親子作業,楊先生直言“毫無意義”。“幼兒園對於孩子來說就應該玩兒,不能被壓抑了天性,這些作業意義並不大。”
  但對於佈置作業的“度”,就職於南京東郊某幼兒園的王老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面露難色,表示“把握起來難度較大”。據悉,王老師班裡有的孩子母親是全職,有大把時間參與孩子成長環節,但多數家長工作都較忙,學校雙休的親子活動都很難參加,別說平時的家庭作業了。“一部分家長要求園方多組織活動和親子作業,還有一部分家長因各種原因覺得幼兒園干涉過多,這個‘度’對我們老師來說,拿捏起來確實很難。”王老師表示。
  教育專家:家長重在挖掘孩子興趣 若遇問題需及時和園方溝通
  就幼兒園親子作業問題,記者採訪了江蘇首批“四好少年”楊澄子的母親、南京市知名親子教育專家婁晶磊。婁晶磊坦言,當時她女兒上幼兒園時,也經常被佈置形形色色的手工作業。
  “這是家長和孩子之間很好的互動環節,孩子參與家長輔助,處理妥當的話,就是親子間剋服困難達到目標的過程,很美妙。”而對於親子作業的結果,婁晶磊倒並非很看中。“無論怎樣的作業,老師佈置時一定會有孩子能夠參與的部分,家長一定要讓孩子真正享受參與的過程,挖出孩子潛在的興趣。”
  而對於幼兒園親子作業的高頻度和高難度問題,婁晶磊建議家長需冷靜判斷作業是否超出孩子的能力範圍。如果難度過大,要及時和老師溝通反映。如果由於孩子本身排斥,就需加以科學性引導,多角度挖掘孩子對認知的興趣,從而培養其對作業的興趣和熱情。  (原標題:【蘇網調查】幼兒園頻頻突襲佈置家庭作業 家長吐槽:這是折騰我們)
創作者介紹

hs26hsea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